首頁  炎黃資訊  專題報道

紀念我會老會長蕭克將軍誕辰110周年特輯——鄉情

信息來源:兵者文化 作者: 發布日期:2017-08-16 14:52:38 點擊:

.

走出南熏亭

鄉情001.jpg

南熏亭上,少年蕭克眺望遠方,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香花嶺之麓的神崗嶺山脊,有一座涼亭,它有一個富有詩意的名字——南熏亭。蕭克將軍就出生在此涼亭之東里許的小街田村。

蕭克的家庭世代書香,他的曾祖父、祖父、四伯父和父親都是貢生,三伯父考中拔貢,是父輩中學歷最高的。三伯父在家鄉的第二高等小學當校長,后到桂陽第八中學任國文教員,還到湖北、安徽等省講學。蕭克經常見到三伯父來去匆匆的身影,在南熏亭的山路上漸行漸遠,有時一去便幾個月。

蕭克的父親蕭覃茂是讀書人,雖然家中人口多,勞動力少,生活比較艱難,但這并不影響家中作詩聯對、誦經講史、愛好讀書的文事活動。一到過年,請蕭克的父親寫對聯的人很多,他不停地寫,蕭克則在一旁磨墨。父親所寫的那些辭令雋逸,對仗工整的對聯,使年幼的蕭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蕭克母親不識字,但她會背誦不少古詩詞。在蕭克幾歲的時候,他便跟著母親一字一句地背。其中樂府詩集中的《木蘭詩》,他便是和母親學的,盡管不識其字,但《木蘭詩》他能背誦如流,木蘭從軍殺敵的故事他銘刻在心。

年少的蕭克在清貧、卻充滿了書香氣息的家庭中逐漸成長。在那充滿幻想的年齡里,他常隨父輩到南熏亭,聽他們談古論今,有時,大家一起吟誦古人的詩句,“南風之熏兮,可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解吾民之財兮。”他不懂這些詩的意思,也不了解大山之外的情形,但他常登亭眺望,他希望有一天走出南熏亭,走向南方,去迎接新時代的風雨。

蕭克的伯父在“南熏亭”的建亭碑文中曾講過東西方關于在路中建亭的文化差異。他以為“西人健游,不憚險遠,即婦人女子往往動足數萬里”是一件好事,而中國人喜歡在路中建亭,“千步一止,百步一息,可坐可臥,是益增其疲,愛之適害之矣。”他反復強調一句話:“非與以勞苦而淬厲之,將何以立人!”這句話成為蕭克的座右銘,他決心走出南熏亭,在艱難險阻的磨厲中,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鄉情002.jpg

晉屏山下,國恨家仇驅使蕭克走出南熏亭,去尋求新的道路

 

距離南熏亭不遠的地方有一座晉屏山,山上有兩部綠林——“文明堂”和“積慶堂”。其中“文明堂”的首領李贊易,曾經是蕭克的三伯父蕭覃蔭的學生,與蕭克的大哥、堂哥、姐夫認識,所以有些交往。

晉屏山上的綠林多數是被逼無奈的農民。他們對晉屏山四周的地主和紳士搶掠罰款,所以當地的那些“紳士”們對他們恨之入骨。其中有一個地主蕭仁秋,是全區第一大戶,平常橫行霸道,欺壓百姓。“文明堂”的所作所為,蕭仁秋極為不滿,蕭克的大哥和堂哥也引起了他的記恨。

嘉禾、臨武、藍山的舊政府和大地主開始采取行動,他們在縣長親自帶隊下經常聯合會剿清鄉。有一天蕭克聽從父親的吩咐去姐夫家送信,在路上正遇上藍山縣的剿匪清鄉隊。他們抓住蕭克,在蕭克身上搜出了父親的信,他們一口咬定蕭克是給土匪送信的,便把蕭克抓起來,連夜押到離縣城二十里的塘村墟。

蕭克的父親知道蕭仁秋與縣長有瓜葛,而蕭仁秋又曾是他的學生,于是他便求蕭仁秋出面,并向離家百里之外的同姓宗族借了100塊小洋,求蕭仁秋交給縣長。蕭仁秋出面之后,蕭克果然被釋放了,但家中卻負下了累累債務。由于晉屏山綠林的關系,從此后,家中常常到兵,財物洗劫一空,蕭克無法繼續上學。蕭克失學后,他常常來到南熏亭。社會的不平等,心中的苦悶,能與誰訴說?佇立亭中,蕭克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然而,蕭克沒有想到,更嚴重的災禍又一次向他家襲來。就在蕭克被抓的第二年初春,當地團防局長與蕭仁秋合謀,誘騙蕭克的大哥和堂哥到團防局,把他們抓了起來。就在當天,他們便被心狠手辣的蕭仁秋送到縣政府殺害了。

大哥的死如晴天霹靂,蕭克全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蕭克的母親更是以淚洗面,痛失親人的感受可想而知。此時蕭克已十五歲了,對這萬惡的社會,他心中已種下了仇恨的種子。
路在何方?復仇和求知的渴望,使蕭克意識到必須走出南熏亭,去尋求新的道路。

 

難忘恩師

 

少年蕭克遇到了幾位好老師

1920年蕭克走出南熏亭,來到社塘的同善小學,開始了啟蒙教育。

啟蒙老師是堂哥蕭克勤。這位老師除了教小學國文書,他還兼教數學、地理和歷史。他教學認真,從認字、寫字、背誦,到獨立作文,每一個環節都要求一絲不茍。在教寫字時,他要求必須做到“四正”,即心正、身正、紙正、筆正,哪一項沒有做到,就不能動筆。在蕭克的心目中,這位老師不僅在教他寫字,也是在教他做人。其實做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一個人有良好的心態、挺拔的脊梁、正直的個性,在遼闊的時間和空間的生命坐標上,他也一定是一個行得正、立得直的正人君子。蕭克從小就養成了正直不阿的品德,應該說得益于這位啟蒙老師。?

鄉情003.jpg

嘉禾甲種師范校長李崇本

 

對蕭克幫助的最大的第二位老師是李崇本。李崇本是嘉禾甲種師范的校長,當他知道蕭克家因為晉屏山綠林的牽連,父親坐牢、大哥被殺、家里遭劫,便有心幫助蕭克完成學業,他讓蕭克與另一個家庭困難的同學,為學校刻臘板、印講義。他們白天上課,晚上刻臘板,并按教師規定的份數印制,這樣每人每學期可得小洋十元。靠著這個補助,蕭克才得以讀完簡習師范。

在那新舊思潮交替的時代,思想啟蒙,十分重要。蕭克的思想啟蒙工作是一位叫譚步昆的老師幫助完成的。這位湖南第三師范的畢業生,一來就為學校訂了《向導》、《政治周報》、《社會科學講義》、《小說世界》等書刊。蕭克瀏覽這些書刊,思想開闊了許多。從書刊中他第一次看到了列寧的名字,第一次知道了“馬克思主義”這個激動人心的學說。之后,學校又來了一些進步教師,有黃益善、楊宗禧、李祖蓮、唐朝英等。他們都是譚步昆老師的學友,而且是共產黨員。在這些老師的引導下,蕭克加入了嘉禾新建立的國民黨組織,組織“共學社”,開展過許多反帝反封建的活動。

1925年寒冬,蕭克18歲那年,甲師的課程已全部學完。這時,他對中國大革命的形勢,已有進一步認識。五卅運動中,城市工人罷工,學生罷課,隨后南方農民運動蓬勃興起,廣東革命根據地達到統一,全國反帝反封建斗爭達到高潮。此時,廣東已成了蕭克心目中的圣地,他再也按捺不住去廣東參加革命軍的熱望,因此,決心不等畢業考試結束便去廣東。

但是蕭克沒有畢業證書,沒有路費,甚至還欠學校一個月膳費,當時他去找校長李崇本,向他談起自己的想法,并說明他不能等考試完畢去廣東的理由,李先生聽完,非常贊成蕭克的志愿,夸之有“鴻鵠之志”,不僅準許了他不待畢業考試結束就走,而且提前給了他畢業證書,至于路費與膳費,則有譚步昆老師和楊崇禧老師慷慨解囊,成全了他的志愿。

如果沒有老師的教導、關心和幫助,蕭克想成就事業是不可能的。每念及此,他心中對這些老師充滿了深深的謝意。

鄉情004.jpg

蕭克離故鄉越行越遠,對家鄉與老師的懷念也越來越濃

蕭克離開家鄉,走出南熏亭,開始了他戎馬倥傯的一生。人生的道路也就是從出生地出發,越行越遠,但對家鄉,對老師的牽掛與思念,并沒有因為遠行者的路程之長而隔斷。相反的,他一直惦記著故鄉,懷念著那些曾無私地幫助了他的老師。

1958年1月,蕭克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訓練總監部部長。當時他到湖南衡陽參加一個高級軍事演習。演習結束之后,蕭克特地去茶陵縣,因為他曾與譚步昆老師通信,在信中得知老師在茶陵。蕭克帶著兩只火腿去看望老師。師生久別重逢,那激動人心的見面,令蕭克久久不能忘懷。

鄉情5.jpg 

蕭克與樂天宇在寧遠。

 

1982年,蕭克去寧遠,剛剛住下,他就打聽楊崇禧老師的消息,有人告訴他楊崇禧老師在1927年,就回老家寧遠搞農民運動,馬日事變期間被土匪殺害。蕭克得知雖然楊崇禧老師被害半個世紀,但未按烈士待遇,心情很不平靜。他找到了當時的農協委員長樂天宇,兩人一起向有關方面反映歷史真相。經過蕭克的努力,組織上終于承認了楊崇禧老師為烈士。蕭克在事后曾這樣說:“我這樣做,不僅僅是回報當年先生的資助之恩,更是為伸張革命的正義。”

自從離開甲種師范后,蕭克再也沒有見到李崇本老師。

鄉情006.jpg

蕭克與李崇本的弟弟李崇祿在交談。

 

1982年蕭克回到闊別已久的嘉禾城,睹物思人,他倍加懷念曾幫助過自己的李崇本老師。在紅軍時期,蕭克曾以在學校的名字——蕭武毅給李崇本先生寫過幾封信,不料卻被國民黨在郵局查獲。湖南省清鄉司令部發出訓令,訓令在通緝蕭克時,以共黨嫌疑案傳訊李崇本。老師潛逃他鄉,不到解放便去世了,對此,蕭克感到十分難過。翌日,蕭克又找到李老師的弟弟李崇祿醫生。憶起崇本老師,兩人嘆惋不已。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老師雖已不在,但他們的精神已融入到了故鄉的山水大地,也深深地埋藏在蕭克的心中。

鄉情007.jpg

 

三封家書


“現在社會不勞動的人是沒有用處的”

1957年,蕭克的侄孫蕭石英轉學回嘉禾,不久就接到蕭克將軍的一封書信。信中寫道:

“石英暑假回家后,一定要參加體力勞動,現在社會不勞動的人是沒有用處的。昨天我和機關干部到新北京南面的農業社參加拖水泥,我雖然勞動力不強,但精神很好,也很快樂……。”

蕭克是一個非常熱愛勞動的人。不管在順境,抑或是逆境中,都保持著熱愛勞動的品格,為后代做了很好的榜樣。

1959年,蕭克任農墾部副部長。他剛剛經過一場所謂的“反教條主義”運動,被撤消了訓練總監部的部長職務,轉到農墾戰線工作。

農墾工作對于蕭克來說是陌生的。剛到農墾區,一切都那么生疏。他決定從頭學起。從普通工人的體力勞動做起。

根據農墾部工作的特點,重點學習了兩方面的知識,一是農業知識,如土壤、氣象、栽培等,二是現代主要的農業生產工具知識及技術。

蕭克得知海南農墾局機務科長徐文,拖拉機開得很棒,便拜他為師,學開拖拉機。從加油、起動、前進、后退、左轉、右轉,蕭克很快便學會了。徐文高興地對他說:“你再學一學就可以掛犁、耕地、耙地了!”遺憾的是因部里有事讓他回京,掛犁就擱下了。但這一段時期的學習對蕭克主管農場機械化工作有很大幫助。

1969年初冬,已年過花甲的蕭克在文化大革命中,作為被打倒的對象赴江西“五七干校”接受再教育。出發前,周總理指示要給蕭克帶個炊事員,蕭克謝絕了總理的這一安排,盡管他年歲已高,但不消極,更不悲觀。到干校后,蕭克不僅自己買菜,砍柴,燒飯,衣服破了也自己縫補,還根據自己的體力和愛好,開始學木工。他先買一套大、中、小號的木工工具,然后,自己又做了一把立式皮帶鋸和一條木工凳,就試著當起“木匠”來。有時,他在柴堆里挑出有用之材,試著做板凳、桌子、書架之類的家具。為了使這些家具更美觀,他特地去向一位老木匠師傅請教怎樣刷油漆。老木匠告訴他:油漆之前,先要刮好膩子,把刨面抹平;上油漆的妙訣是“橫刷堅順”。他按照師傅教的訣竅一試,果然不錯,油出來的家具色澤勻亮,又沒氣泡。真象“魯班師傅”的作品!看到自己的勞動成果象模象樣,蕭克感到無限喜悅和自豪。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可以自食其力的勞動者。

幾十年過去了,仍然在家鄉辛勤勞作的蕭石英感慨地說:“勞動創造世界,勞動創造人生,不勞動的人到哪里都是沒有用的。”

 “如果能為村里辦一件幾件好事,我們都很高興”

 鄉情008.jpg

這是1985年11月蕭克將軍寄給侄兒蕭祖保的一封信。

信中說:

小街田黨支部和村委會來信,村里要架設高壓電線,我和你叔母都很贊成。解放三十多年了,一個兩百戶的大村都沒有電,說不過去。現將我們節省下來的薪金寄去壹千元寄小街田彭輝收。聽說你現在是村長,如果能為村里辦一件幾件好事,我們都高興。來信說縣里幫一萬元,鄉幫五千元,經費落實后,就要認真去做,還要找真正懂技術的人指導。

這封信是值得仔細去閱讀的,將軍的那份心意,那份濃濃的鄉情,還有那份“說不過去”的自責,都讓人心頭涌起一陣激動,又別有一番滋味。

蕭克將軍是記著自己的故鄉的,總是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幫家鄉做點事情。

1997年2月27日,小街田村熱鬧非凡,小街田希望小學在這天竣工并剪彩。這是蕭克將軍找自己的朋友捐助興建的。1998年日,嘉禾城里,鼓樂喧天。蕭克動員北京的出版社和一些熱心人士捐贈近圖書送到了嘉禾圖書館。

新千年的元月二十八日,首屆“蕭克教育獎”頒獎大會在郴州舉行。郴州市15名優秀教師和43名品學兼優的中學生獲得此項獎勵。這是蕭克從其微薄的稿費收入與多年的積蓄中擠出部分資金,并帶動有關單位、社會團體和個人捐資,設立的“蕭克教育獎”。

“如果能為村里辦一件幾件好事,我們都高興。”蕭克將軍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修譜也要發揚先代和后來勤勞勤儉的精神”

 1994年,蕭家宗族開始修譜,大伙派蕭祖保向蕭克將軍匯報這件事。蕭克將軍態度十分明確,修譜就是要繼承先輩的艱苦創業精神,他反復對蕭祖保說明自己的態度,還寫“勤勞勤儉”四個字,寄到修譜的辦公室。不久,他又寫了一封信,信中說:

我早就聽老人說,我村先祖是七百多年前從江西來的。我想,小街田、安源、杉木橋、毛家等蕭姓村莊,都是山區,可能那時人煙少,荒山荒地多,先祖初來,要開荒、造田、修路、栽樹、起房子,辛苦若干年,才能成為好幾個村落,使后代繼成(原文如此)下來的。所以修譜也要發揚先代和后來勤勞勤儉的精神(包括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

 鄉情009.jpg

鄉情010.jpg

最后他又說:

我本只是宗族一個學生,嘉禾甲種簡習師范畢業后,就去革命軍,長期在革命軍工作。這是一個革命青年應份的事。八年前退出現役,從事文化,也是老年人應做的事。繁瑣的經歷,不上譜為好。

看著這些家書,家鄉人不禁又想起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七日,蕭克將軍第一次回到離別五十多年的故鄉的情景。

在嘉禾縣招待所,蕭克將軍同趕來接他的部分家屬傾心交談,將軍告訴他們,明天準備回小街田。但吃飯就吃南瓜糊,不準殺雞,不準砍肉,不準買魚,不準打酒。他連交待三次,直到家人點頭方罷休。

第二天,汽車從縣城出發后,將軍坐在前面,不時的左右環顧,他對身旁的親人說:“看到小街田的人,你就告訴我,我要下去同他們一起步行!”到了離小街田還有兩里路的地方,將軍不肯再乘車了,沿著熟悉的山路,走過南熏亭,蕭克大步流星地朝村里走去。

還記得這件事的鄉親們,在談到蕭克的這封信之后,不得不把已經修好的譜又改了一遍。


分享到:

酒吧是否属于娱乐场所